赘婿 第一一二七章 凛冽的冬日(一)(2/3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,香桶掉他身上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”

    “不是痨病鬼,你看他没有一直咳”

    “吃公家饭呢”

    “看他做事我看将来说不定能转正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也不错你们说要不然把小青说给他?小青模样不错啊”

    “小青结实,能生养”

    大龄妇女对男性表达欣赏后,话题大多来到此处。

    众人口中的小青是新进的一名夜香妇,二十七岁,姿色尚可,丈夫去世之后带着个女儿过活,不愿意去勾栏揽活,便来干了收夜香的活计,一开始固然磕磕绊绊,但女人性格坚韧,很快也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可。

    如此说上几轮,觉得颇为靠谱,尤其是那名叫贺青的妇人在时,众人调笑一番,见对方只是红着脸沉默,没有泼辣地开骂,便知道女人多少觉得那临时工“还行”,于是过得几日,便由最擅交际的一名老妇人私下里跟对方提了提意思。

    汤敏杰在沉默一阵之后,叹息连连,随后向对方表示自己的身体不好,尤其去年得了一场大病,几乎死了,如今托关系找了这么一件事情,也说不定什么时候做不下去,怎能连累好好的对方呢?

    他话语诚恳,说到后来,老妇人除了温言安慰几句,倒也觉得两人的结合并不合适起来。回头与众人报告,提及这“小汤”的身体问题,忍不住落泪,名叫贺青的妇人在得知对方“身体太虚”“时常生病”的问题后,倒也是沉默地不再关注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存在于各处的人们皆有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天色渐亮之后,夜香站的周围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汤敏杰开始收拾杂物,对院子内外进行简单的清洁,随后架起骡车,将院子后方用木架支起来的巨大粪桶转移到骡车上。由于木架高低差的设置,这个工作倒也并不费力。

    每日里用来运粪的骡车是夜香站的主要财富,也是华夏军“财大气粗”的一个表现,骡车每天会将一到两大桶的夜香拖回近十里外的试验性农庄当中,用于验证各种沤肥技巧的优劣,并且有选择性地实验各种物质的特性——当然,这一切其实都算不上成熟,尤其是在肥料的这一块,即便在华夏军里,也属于“贱业”,宁毅提过一些想法,也有不少人提出思路,但实验周期长,整体头绪算不上清晰,参与人员也不多,并不如“良种选育”的方向显得有条理。

    位于这边的农庄被起名叫做“华夏军223农业研究所”,临近一个数百人居住的村庄,它明显不是华夏军农业实验版图中的重点项目。人数少、地方小、研究方向模糊、成员战斗意志也不强,是汤敏杰过来时一眼便能看到的事情,研究所所长叫陈辞让,不知道是华夏军什么时候吸收进来的同志,识文断字,应当是读过书的儒生,安排事情还算有章法,性格相对温吞——当然,或许也只有这等性格,才适合操持农业上的实验。

    上午拖回夜香,倒入大的化粪池,根据农庄的工作安排,也会有不同的沤肥实验。由于农庄的工作节奏,这些事情大多是脏,对于汤敏杰而言,倒算不得非常累——当然,作为在金国腹地工作了数年的人,他的精神中有已然扭曲的部分,对于是否累的标准与普通人已经不太一致,也很难说清楚是否客观。

    由于凌晨便起,常常下午就没有太多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虽然说起来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但收夜香这件事,终究难免让人的身上染上臭味。来到农庄的一两个月,汤敏杰并没有结交什么朋友——这也是他自己的意愿。工作会议时,他会注意坐得离旁人稍微远些,路上遇见同事简单招呼,到食堂吃饭,自然也没有什么人想主动坐到他的身边,不谈歧视,味道也倒胃口。

    从北面带回的伤势并没有完全的恢复,他的身体依旧虚弱,偶尔会觉得做起体力活来力不从心,被发配到这里之后,在适应工作的过程里,他找了陈所长借了一些农业研究的书籍和资料来看,整体的理解倒是算不上吃力。

    在天色放晴而又无事的下午,他常常会越过农庄边缘的小树林,坐在池塘边上看对面村庄里的状况,池塘对面是小叶村里晒谷场的所在,晒谷场边上有一方石磨,村庄里的男女老少常常会在那里聚集,有的人在那边磨东西,有人聊天,有孩子嬉戏打闹。

    阳光照下来落在他的身上,深秋了,但阳光中的温暖仍然会晒出他满心的寒意,寒意迸发出来,与阳光在他身体中冲突,在皮肤上煎熬,在骨骼中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会闪过每一个夜晚他仍旧能够看到的北地光景,那些在皮包骨头中死去的人、那些在各种虐待中死去的人、那些被剥下皮肤的奴隶们发出的疯狂惨叫,相隔数千里,它们仍旧清晰可见、触手可及。它们常常会与眼前的一切交融在一起。

    对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